Clients and Solutions

新闻排行

作坊内一名女员工对着执法人员大喊道

2020-06-14 04:35

8点40分,新安晚报记者随同执法人员一起出动,赶往记者先前暗访的伪装成废品回收站的豆干作坊。见到执法人员突然到来,作坊人员紧急将铁门关闭,想从后门逃跑。执法人员连忙抵住铁门。

当地政府部门人员告诉记者,豆腐果作坊周围,他们也经常检查,日前还取缔了一家豆制品作坊。虽然豆腐果作坊的人员这次全部逃走,但执法人员会继续严查这家作坊。

作坊在村口有人把风

对于在刺鼻环境中生产出来的豆制品,让在场执法人员皱眉不已。“如果看到这些生产的整个过程,谁都不会吃的。”一位执法人员说道。

穿过如一团乱麻的民房后,记者看到,豆腐果作坊“车间”的三根烟囱正在冒黑烟。可执法人员来到作坊门口时,发现他们大门紧锁,烟囱也不冒烟了。

员工大叫“又来了”

“这样卫生条件不好的,要立即取缔,不然影响到别人健康,现在老百姓对食物质量、卫生的要求非常高。”辖区质监部门一位负责人说。

这家豆干作坊因为太脏被取缔。

“你们老来老来,我们还怎么做生意啊!”见到执法人员进入,作坊内一名女员工对着执法人员大喊道。

作坊内的中年女子姓罗,来自六安,她表示,“我家刚刚来这里做不久,一天做不了多少豆腐。”“前段时间在这个地点不是端掉一个作坊嘛,怎么你们又来‘补位’了?”当地村支书不满地说。执法人员表示,这个地点经常会有三无豆制品作坊开业,被端掉以后,容易“死灰复燃”。

进入作坊,一名弓着背的老者与一名中年女子正在昏暗的环境中作业。作坊内弥漫着一股刺鼻的气味,执法人员发现,刺鼻的气味就来自燃烧的锅炉。

这家作坊一进门就是一座旱厕,晾晒千张的铁架子周围苍蝇扎堆,地面上到处是垃圾。

豆干作坊被取缔

对此,现场的执法人员表示,这处作坊算是“老熟人”,他们已经来了数次。对于这处上一定规模的千张作坊,执法人员表示将要限期责令整改,“本身就是作坊,没有达到卫生标准。小作坊不管有没有执照,最起码的干净生产环境要有。”

“房子怎么这么脏,你说你们搞得这么差哪行呢?”一名检查人员说道。

执法人员说,这家白干作坊也是“熟面孔”。“当地部门早就到过这家白干作坊了,里面的生产条件以及卫生状况也很恶劣。”执法人员说道,他们让这家作坊赶紧搬走。目前这家作坊已经是大门紧闭,里面人员都不见了踪影。

“刚刚这家店的员工关门跑了,他们在村口就有人呢。”一位居民告诉记者。透过紧关的铁门缝,记者看到里面大量的豆腐果、豆干还在冒着腾腾热气。

9点10分,执法人员来到记者暗访的谢老板的千张作坊,十几名工人正在干活。执法人员表示,一般豆制品作坊是家庭式的,但这家作坊雇佣了那么多工人,规模很大。

昨日上午8点多,合肥市质监局联合辖区多个政府部门一起出击,前往周谷堆附近三无豆制品作坊集中的几个城中村内,对新安晚报记者日前暗访到的生产“三无豆干”的小作坊进行突击检查。在突查中,记者暗访过的三无作坊都在生产。辖区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发现,本报暗访过的一些三无作坊,不少是“熟面孔”……

在记者暗访过程中,谢老板隔壁还有一家白干作坊,该作坊老板表示,他们一天要生产2000多斤白干。

9点25分,记者带着执法人员来到暗访过的豆腐果作坊。

白干作坊人去门锁

由于现场污水横流,还使用废品当燃料,卫生要求达不到标准,质监等部门当场决定,对这处小作坊予以取缔。

Technical Support

网站统计